客服熱線:400-868-5678

??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王永紅:推動農村支付“公路”跨越式發展

2018年12月11日      來源:中國金融雜志      點擊次數:

改革開放以來的四十年,是我國經濟高速騰飛、金融改革全面深化的四十年,經濟發展、金融改革取得重大突破。農信銀資金清算中心(以下簡稱“農信銀中心”)在人民銀行的指導下,抓住金融科技、移動支付蓬勃發展的歷史機遇,不斷完善農村金融基礎設施,為促進普惠金融發展、推動鄉村振興發揮了重要作用。

大力鋪設農村支付“公路”

改革開放以后,隨著農業銀行恢復重建、農業發展銀行分設、農村信用社管理體制調整完善,我國農村金融體系發生重大變化,逐步形成了商業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合作金融組成的農村金融體系。在此基礎上,我國先后組織完成支付工具改革、聯行清算體制改革、電子聯行系統的開發運行、銀行結算改革及金卡工程等,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農村地區支付服務水平。但幅員遼闊、機構網點數量眾多、技術水平較低的廣袤農村,仍面臨著金融服務較為單一、支付結算渠道不夠暢通、支付服務手段較為缺乏的困境。

1996年,農村信用社與農業銀行脫離隸屬關系后,與國有股份制商業銀行相比,由于自身沒有全國統一的支付清算平臺,眾多機構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座孤島,勢單力薄,服務效率較低,難以滿足農村客戶不斷增長的金融需求。農村支付的“修路”困境問題日益突出,建設全國統一的支付清算系統的呼聲越來越強烈。1996年8月,農信銀中心的前身“全國農村信用社特約電子匯兌資金清算服務中心”開始籌建,并搭建了特約電子匯兌系統批量處理農村信用社間的資金往來業務。該系統作為農村地區支付結算的“國道”,從1997年一直運行到2005年底,為促進農村信用社業務發展、推進農村金融服務現代化進程發揮了重要作用。

21世紀初,信息技術在金融領域得到廣泛應用,我國借鑒國外先進經驗,加快現代化支付體系進程,先后建成了大額支付系統、小額支付系統等現代化跨行清算渠道,加之農村信用社深化體制改革、省級農信聯社成立,為進一步提高農村金融服務水平奠定了堅實的基礎。2006年4月,人民銀行批準由全國30家省級聯社、農商銀行共同發起設立農信銀中心作為特許清算機構開業,由其開發建設的農信銀支付清算系統,標志著專門服務于廣大農村地區支付結算業務的“高速公路”正式啟動建設。

2006年10月16日,第一筆通過農信銀支付清算系統辦理的實時電子匯兌業務從廣東省江門市新會區農村信用合作聯社(現新會農商銀行)營業部匯出。這一天,農信銀支付清算系統正式上線運行,填補了農信機構辦理實時電子匯兌和個人賬戶通存通兌等業務空白,開啟了農村金融服務的新時代。

從2006年農信銀支付清算系統上線運行,到2010年7月3日山西省聯社核心業務系統接入該系統,僅僅4年時間,全國農信機構省轄核心業務系統全部接入農信銀支付清算系統。農村地區支付結算“高速公路”建成,意味著全國近8萬家農信機構網點實現了跨省份異地實時資金清算,從根本上改變了過去農村支付結算渠道不暢、手段缺乏、功能單一的落后局面。

不斷升級農村支付“公路”網絡

近年來,隨著支付服務市場對內向非銀行支付機構開放、對外逐步有序向國際銀行卡清算組織開放,我國支付服務的市場主體、市場格局、支付手段、資金流向都發生較大變化,對農村支付“公路”提出了新的要求。農信銀中心順應支付服務市場發展新趨勢,加快升級核心業務系統,組織農信機構集中接入金融市場基礎設施,不斷拓展農信機構支付清算網絡覆蓋面,極大地推動了農村支付“公路”網絡的升級發展。

加快升級核心業務系統。2011年7月,農信銀中心審時度勢,及時啟動第二代農信銀支付清算系統建設。到2015年末,全部成員機構完成第二代農信銀支付清算系統切換上線。該系統不僅支持多業務產品(包括個人通存通兌、電子匯兌、銀行匯票、對公通存、消費、預授權、第三方轉賬、協議付款等),還支持多渠道(如柜面、ATM、POS機、手機銀行、網上銀行、電話銀行、自助終端等)發起和接收業務;服務對象除了農信機構外,也支持與支付機構(經由網聯)和小微銀行開展業務合作,提高支付清算效率。第二代農信銀支付清算系統的運行,促進了農信機構業務的全面創新發展,為農村金融普惠提供了有效的支持。

組織農信機構集中接入金融市場基礎設施。農信機構數量多、技術水平高低不一,在金融市場基礎設施建設過程中,農信機構入網及其后續運營管理始終是個難題。對此,農信銀中心主動組織農信機構開展集中接入工作。截至2018年10月末,共有22個省市的超過2000家基層法人機構通過農信銀中心代理接入中央銀行會計核算數據集中系統(ACS)進行對賬操作。共有22個省市的超過1300家基層法人機構經由農信銀中心接入上海票據交易所。在網聯建設其支付清算網絡過程中,農信銀中心服從人民銀行在支付清算領域的整體布局,組織31家省級農信機構(含其所有轄屬機構)與網聯實現“一點對接”。

不斷拓寬農信機構支付清算網絡覆蓋面。長期以來,只有為數不多的農信機構開通了手機銀行業務,超過三分之二的網點未開辦網上銀行業務。為更好地支持農信機構拓展移動支付和網銀業務,農信銀中心陸續搭建了農信銀共享網上銀行系統、手機銀行系統、農信通自助金融服務系統,有效滿足了偏遠農村地區客戶的各類金融服務需求。截至2018年10月末,已有18個省區市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網點應用農信銀共享網上銀行系統開通了網上銀行業務。20多個省區市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網點還應用農信通自助金融服務系統辦理銷售收款、現金匯款、轉賬匯款、助農取款等支付服務業務。

隨著農村支付“公路”網絡的不斷升級優化,農信銀中心的“系統內清算”日均交易筆數從2011年的17.57萬筆快速增長到2017年的917.55萬筆,2018年10月末日均交易筆數更是超過了3000萬筆,極大促進了農村地區的資金流動,為進一步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題打下了堅實基礎。

開創農村支付“公路”建設新局面

在多方積極努力下,我國農村地區支付服務環境不斷改善,對推動普惠金融發揮了重要作用。但也應該看到,當前農村地區仍存在數量較多的科技應用弱勢群體,難以便捷地、低成本地獲取金融服務。下一步,農信銀中心將始終堅持服務三農的定位,高度關注并重點解決關鍵細節問題,努力開創農村支付“公路”建設新局面。

發揮存折在農村支付“公路”建設中的重要作用。隨著銀行卡、移動支付等支付方式在農村的普及,存折的使用逐漸降低。但在國家涉農補貼發放、農村中老年客戶金融服務獲取等方面,存折仍發揮著不替代的作用。在農村地區,存折用戶面臨的主要問題是手機綁定不便、助農取款點無法便捷使用、異地跨行取款困難。對此,農信銀中心將充分發揮農信銀支付清算系統網絡覆蓋面廣、農信機構助農取款點活躍度高等突出優勢,通過將手機綁定卡擴展到綁定存折、升級農村助農取款點、研究勞務輸出輸入較多的省份開通柜面渠道跨行取款等系列措施,逐步發揮存折在農村支付“公路”建設方面的重要作用。

推動農信機構廣泛開展理財業務。農村居民金融意識的增強、金融市場的創新發展、互聯網理財的興起,不僅催生了農村客戶多元化理財需求,也為農村家庭投資提供了更多的選擇。與國有、股份制商業銀行相比,農信機構受觀念、渠道、資質等因素影響,理財業務開展較晚、理財產品較為匱乏,無法滿足農村客戶日益增長的理財需求,還和其他銀行機構一樣面臨著互聯網理財對儲蓄分流的挑戰。為此,農信銀中心將嘗試推動農信機構“一點接入”黃金交易、外匯交易等金融基礎設施,廣泛開展黃金買賣、外匯買賣業務,不斷提升理財服務水平,更好發揮農村金融服務的主力軍作用。

研究開展農村個人跨境支付業務。一是研究開展人民幣跨境支付業務。“一帶一路”建設、人民幣納入SDR、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的建設運營,為人民幣的跨境使用提供良好機遇,農信銀中心將會同延邊延疆地區農信機構,研究開展人民幣跨境支付業務,滿足邊境地區農村客戶的人民幣跨境支付需求。二是開展外匯跨境支付業務。隨著改革開放不斷深入,農民出國、外國人進入中小城市及農村地區日漸普遍,農民購匯以及“內卡外用、外卡內用”成為現實的支付需求,也為農信機構提供了一定的支付清算業務發展空間。農信銀中心將依托銀行卡清算組織等金融市場機構,與有外匯資質的商業銀行建立合作關系,為農信機構提供集中接入技術支持服務,建立代理模式的個人跨境支付系統。

上一篇:

下一篇: 

韩国快乐8开奖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